美加地區
歐洲地區
亞洲地區
 
 
新竹女中-魏怡平
在芬蘭,我另有一個畢生難忘的家!
芬蘭 - Kotka Karhulan Lukio

     約莫高二下學期,媽媽的一個提議:「嘿,妳想不想當交換學生?」 那時的我,沒有多想地就給了肯定的答案,但因為迎面而來高三繁重的課業以及學測,不得不先將交換學生計畫所需的部分資料備齊,暫時擱置一旁;但也因為將近一年來令我毫無喘息空間的課業的壓迫,讓我始終相信,參加交換學生計畫的選擇,是對的。對我來說,如果在高中學業告個段落之後,能夠前往異國,離開舒適圈,體驗不同的高中生活,絕對是難得的經驗。

 

    隔年七月初,我接獲找到接待家庭的通知,透過emailfacebook,我和轟媽在我出發前就時常聯絡藉此認識彼此。歡欣雀躍之虞,我也十分焦慮,我能和轟家相處的愉快嗎?我能夠交到朋友嗎?我一句芬蘭文都不通怎麼辦?但在我踏入赫爾辛基機場大廳的那一刻,一眼就認出了轟爸、轟媽,和舉著一張自製迎接海報的轟弟妹,轟家全家在一見到我時,就分別給了我大大的擁抱,所有的擔心徬徨,都在那一刻消失無蹤。

 

    我的轟爸媽是約30多歲的夫妻,家裡成員還有12歲的轟弟,以及8歲的轟妹,特別的是,轟媽以前也當過交換學生,我想,可能因為同感隻身異國的徬徨吧,轟媽在前期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也讓我很快就適應在芬蘭的生活。這一年中,我花最多時間相處的,是轟家。轟爸轟媽很重視家人們相處的時間,每天下午放學,我們習慣全家一起吃晚餐,並在飯局中分享環繞在身邊發生的趣事;此外,在我剛到芬蘭的前幾周,正值野菇和莓果的產季,我們便時常在假日一起到森林當中尋找野菇、藍莓,用而製作蘑菇醬及藍莓果醬、藍莓派等等。

 

    聖誕節是芬蘭的重大節日之一,更是家人相聚慶祝的節日。不過,因為轟家在接待我之前就已計畫好利用聖誕假期到澳洲旅遊,並拜訪轟媽以前的朋友與轟家,為期一個月,那段時間,我暫時住在年約60歲的轟阿公家。雖然在轟阿公家也會吃到聖誕節大餐,我們還是決定在芬蘭獨立日125日時,一起準備聖誕節大餐,並提前慶祝聖誕節;當真正的聖誕節到來時,轟祖父母更邀請了他們的父母來家裡一起慶祝,意外的是,聖誕老公公竟在飯後來訪!在那天我也收到了不少的禮物,只可惜因為行李重量限制沒有辦法全部帶回台灣,我還因此難過了好久。不過,在芬蘭,我與不同的家人慶祝了兩次聖誕節,度過了真正溫馨的聖誕節。

 

    在一開始,芬蘭文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第一個月,我和轟家的溝通主要用英文,在學校也無法聽懂課堂中老師講述的內容,所幸老師和朋友給我莫大的幫助。同時,轟媽和我也在家裡各處放上寫著單字和句子的N次貼,藉此從生活中學習芬蘭語,並從圖書館借相關的芬蘭語學習書,讓我多多練習。除此之外,轟妹也是我學習芬蘭文的一大助力,因為她還沒開始學習英文,但又很想和我一起玩,所以我們之間的溝通起初都是以比手畫腳加上簡單芬蘭文,潛移默化地,我也學到很多,一整年來,我可以用芬蘭文和朋友、轟家溝通,到店裡買東西也不成問題。大家說芬蘭文是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之一,在我認為,並不是,而是不同,只要鼓起勇氣,多開口多練習自然就會進步。學年的最後,很多芬蘭人朋友告訴我,他們花了五、六年學習的芬蘭第二國語瑞典語,都無法流利說出口;而我在一年之間學到了這麼多,真的很令他們驚訝。

 

    記得在抵達芬蘭的兩天過後,便是第一個上學日,因為我的課表還沒選,一早轟媽就帶著我到了學校的輔導老師辦公室和我一起將所有手續辦妥,之後,一群輔導員在轟媽離開後隨即進來,而在輔導員之中,我也認識了整年來和我最要好的兩位朋友,每到午餐時間,我們幾乎總是聚在一起。在每一門不同的課中,我更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朋友,也被問了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問題。人們都說北歐的人個性比較內向,這點我也親身體驗,在學校的第一周,因為每個人的課表都不一樣,同學之間的感情也很難在一門課中培養,除了已經認識的朋友之外,我很少跟其他同學說話,除非必要,其他人也不會主動搭話,但過幾天,忍受不了數小時內說過的話不出20句,我便決定鼓起勇氣向身邊的同學們聊天,到後來我才知道,很多朋友一開始不敢跟我說話是因為擔心自己的英文不夠好,但真正相處之後,才發現那些擔心都是多餘的,後來我們也成了很好的朋友。

 

    芬蘭以教育制度著稱,在課堂中,氣氛是輕鬆但充實的,很多科目都不單單是老師在教室前面講解,而是拋出問題,讓同學們互相討論並給予解答,而且也有很多分組準備的報告等等,當老師提問時,同學們總是相當踴躍的舉手發表,彼此之間也會互相尊重不同的想法,相較於我以前所身處的環境,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在課餘時間,除了讀書,打工、球隊、與家人朋友相聚等等,都是很重要的,這讓從升上高中以來生活重心一直是讀書的我,了解到讀書雖然是生活的一部份,但它並不是全部,在我們周遭,還有很多很多比起課業更重要的事。

 

對芬蘭的學生來說,高中生涯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高二的Vanhojen Tanssit。我們在一個半月的練習時間中,排了13支舞,除了古典的華爾滋、chacha……,還有一支是由學生們自己編排動作、隊形的舞曲,雖然我沒辦法全然了解老師的指示,但有了舞伴的幫助,並模仿身旁同學的動作,練習和表演也都順利完成。舞會當天,所有表演同學無不盛裝打扮,從頭髮、妝容,到裙子、舞鞋,所有細節都必須是完美無瑕的,舞者的親朋好友全都來欣賞,整個體育館人滿為患。我也是表演中的一員,轟家一家人也因此到場觀看。表演的最後,有一段和家長共舞的時間,將近20年沒有跳舞的轟爸也承諾會和我共舞,雖然我和轟爸總是比音樂慢了半拍,但這樣的經驗真的十分新鮮有趣。

 

    在我離開芬蘭的前夕,我和轟媽一起準備了一場送別聚會,邀請幾個好朋友們來家中,在離開前所有人紛紛流下不捨的眼淚,雖說再見,但也相擁約定我們彼此要常常聯繫,在將來,一定會在世界的某處再見面;而最後,還是到了我必須搭機回台灣的那天,和轟家一起在機場,最後道別之際,我與最親近的轟媽、轟妹不禁相擁而泣,但也互相祝福彼此、期待來日的再見。這趟為期一年的旅程,實是讓我收穫良多,看到了東西方人們在面對事物時,不同的處理方式與想法,學會對自己負責,也深刻見識到芬蘭自然環境之美,更交到了一群情意深摯的朋友。若不是這個機會,我大概還是會遵循已有的道路,埋首讀書而忽略教科書以外的美好,很感謝爸爸媽媽、我的轟家和機構,讓我能夠到芬蘭體驗與原本完全不一樣的生活,這一年對我而言,畢生難忘。

 

                                              芬蘭高中交換學生 魏怡平

 

 

    

           

 

美國ASSE國際高中交換學生機構     台灣代表

電話:(02) 2729-4656     傳真:(02) 2729-4551

網址:www.bfi.com.tw     電郵:bf@bfi.com.tw

地址:台 路二段135

 
 
美國ASSE台灣代表 遠景安國際教育交流顧問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BF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台北市基隆路二段13號5樓 │電話:02-27294656 │傳真:02-27294551│ email:bf@bfi.com.tw
遠景安入口網美國大學空檔Gap Year專案國際高中交換學生國際安親天使au pair專案國際打工企業實習專案留學遊學語文進修美國F1高中留學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