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地區
歐洲地區
亞洲地區
 
 
永春高中-王詠生
紐西蘭的一年體驗學習讓我真的變"厲害"了!
紐西蘭高中交換學生 - Hastings Boys High School

第一步

最初的一刻,當我得知自己將像那些[傳說中的ABC]一樣,到另外的一個國家進行所謂的深造時,我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感覺 像是老天爺又再跟我開玩笑了,而且這次還很過分的跟我媽媽聯合起來玩我-------別鬧了!是我第一個想法,絲毫不經思考,我一如往常般的不把媽媽的話當一回事,然而,心理卻很清楚,這是一個機會!.
英文,用中文寫起來,都讓許多台灣的學生們頭大,就像[好兄弟]一樣,能不連絡盡量不要找我泡茶,我得說,這個想法,得到我最高評價的贊同。在出國前, 並不是我對自己的英文沒有自信,而是我一直對台灣的英語學習環境無法接受,填鴨式的教育讓我很難相信能讀出一些實用的英文。眼看著老天爺的玩笑失去了幽默,漸漸變成命運的一部分,機會就在眼前,我甚至不需要伸手去抓住,我要做的,就是點頭,然後,出發.---------
{機會/命運 兩者合二為一的時候,就不再有選擇的問題了}

語言的關口

障礙,在我抵達奧克蘭機場時就出現了,出關時要檢查行李,有點緊張的我,勉強聽懂他們帶了點口音的英文,直到那時我才有種準備不足的感覺,所以小小的心虛揪在心頭上,不過還好在我見到我的host mother之後,我就開始有些進入狀況了,也許是我發音的關係,她覺得我英文不錯,我偷偷的告訴她,我在台灣的英文沒有及格過#&*※?兩天後我就進入學校,整體來說,我完全適應當地的教育,學校也很習慣有國際交換學生到那裡去做長期或短期的留學、遊學,應該說,每間學校幾乎都有國際學生,學校還設了國際學生的專門英語課程,依程度分成兩班,我在初級班上了1個星期就換到另一個去了,當下就有種莫名的興奮,老師把我換過去的理由是,我大致上的對話都聽的懂,程度好像不錯,再加上亞洲的學生都在那個班,但是,當下我完全覺得那是一個誤會,因為我從來就只有被嫌英文差的份,現在竟然有人稱讚我英文好,說這話的還是個英國人!

回想起來,剛到的前一個月,我天天守著我的電子辭典,一看到新的單字就開始查,用力背,像是在台灣的考試期間一樣。但是很糟糕的,很多字都是背了就忘,跟在台灣的時候沒有兩樣。於是我開始求助於學校的老師,我整理出她的意思就是,大量閱讀後,自己會發現實用的單字,也容易記住,死板的背法,有她的效果但是老師們並不建議這樣做。在進入學校的第二個禮拜我交出了第一份作業,一篇五分鐘的演講稿。
(知道作業內容時,我的心理充滿了需要消音的語言,交出作業後,老師給我的掌聲是消不去的美好!)

寧靜校區

我所在的漢斯丁是個中小型城市,說中小型其實人口可能沒有台北的大安區多,(全紐西蘭也不過六百萬人.)學校只有六百多人,學校卻大到我沒有走完過。操場大的不像話,沒有跑道,就是一片的草原,靠近教室的地方種了一整牌的柳樹,說實話,很像公園,甚至我覺得比大安森林公園還大,光是樹的高度,大安公園沒有一棵及格的。我所就讀的漢斯丁男子高級中學,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了,紐西蘭的每一間學校都很習慣國際交換學生,記得老師上課時曾經有說過,紐西蘭的第一大產業> 農業.畜牧業. 第二大產業> 觀光旅遊業. 第三大產業> 就是你們! 感動吧!整個學校都給我們養耶!一位大陸鄭州市來的同學也這樣對我說,我想,這應該是個滿刺激的一年…….….(真是有夠痞的回答,我還以為只有台灣有痞子呢= =)除了英文,我再選課的時候,參考了老師的意見,老師怕我不適應全英文的環境,所以我選擇了音樂、 美術、工藝、 電腦、 數學, 明顯的,我並不需要很辛苦的埋在書堆內,想盡辦法爭取像山一樣多的功課,相反的我很輕鬆,在台灣最頭痛的數學成了我的保命科目,因為一定過。說實話所有的國際學生只要是從亞洲來的,沒有一個不選數學,也沒有一個不pass的。所以礙於面子,一定要選而且一定要過。當地的同學都抱著奇怪的眼光在看你,我第一次上課的時候真的覺得他們那些眼光很奇怪,後來發現,其實他們只是很納悶,為什麼我在老師講完之前就寫完所有的功課了;更奇怪的是,老師竟然來跟我確認答案。到了下學期的數學課,更是誇張,副校長排課表的時候竟然說,反正我也快離開了就讓我輕鬆一點,調我到補修班,那個上課的老師,程度實在令人堪慮,我竟然需要上台改正他的公式…而且是幾乎每天… (相信我!請你們一定要相信我,我所說的,都是實話…)他喜歡在上課的時候,搓搓他的鬍子,告訴你,一個男人,一個學生,一個孩子,身為你自己,你該感到自豪,甚至驕傲,因為你就是你---我很喜歡他,他五十幾歲了,卻有著十幾歲少年的熱情;他說他曾有過癌症,講述自己的當年勇,彈著木吉他高歌, ,往調皮的男生屁股上用力一踹,神奇的 來自愛爾蘭的 華爾森先生,熱愛自己的生命,更熱愛這個世界,他給我這樣的感覺,他講道理時,全班是絕對的安靜,偶爾會因為他的幽默有笑生,但是,他所給的忠告,學生們發自內心的,懂了在英文上面,我很喜歡老師的上課方式,她會發給我們一篇文章,也許是國家地理雜誌、或者時代雜誌、帶著我們看一遍,然後開始一起討論內容,有問題的單字也是自己提問,完全自主性的學習。討論之餘,我們也像朋友一樣閒聊,聊著不同的食物,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一切來自不同的地方。整間教室,充斥著韓文、日文、中文、英文,討論著文化,討論著過去現在、未來;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想著不一樣的世界。在他們身上,我學到更多,有人說,在別人身上可以找到一部分的自己,在這間教室裡的我,好精采!

我覺得那是生命的另一個角度,這個角度上所有的一切,是無法用考試卷檢視出來的。

台灣的美術課,偶爾畫張水彩,幾個月一張素描,一大堆的報告,上出天份,也上不出興趣。到了這裡,我有種破繭而出的感覺。有人說,你上的課是當地小孩十一年級的課,你比他們都大,畫的比他們好,很值得高興嗎? 我告訴他,台灣的小孩很小就有美術課,但對我來說,就像一根腳毛一樣,只是黏在你身邊,不扯他,都沒什麼感覺。但是這裡的人,接觸的美術空間就像白頭髮一樣,一根就很明顯,在這裡我三天兩頭就交出一張素描,幾個月就完成一本小小的畫冊,這個區別可不是像滿頭白髮的形成啊!那就像看到滿腿白色的腳毛一樣,我當然很高興阿!老師給同學完全自由的時間掌控,他只告訴你學期結束時,你的東西要出來,任何技術上的問題,都可以來問,絕對讓你了解如何使用你想知道的技巧。因為很自由,所以即使我們常常聊天,我可能也要十幾天才會跟老師講到我的作業,所有的壓力都在自己身上,都來自於自己,但是需要幫助時,只需跟老師招招手,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老師就在你身邊。在台灣,沒有多少學生會享受這種生活吧!? 我可是過的很愉快呢!

我回想跟同學們的相處,大大相異於在台灣時的那樣,我們的感情沒有這麼深,反而有點亦師亦友的感覺。在紐西蘭,天天相處在一起的就是我的家人,照顧我的,除了自己就是他們。有個同學說,我們應該不會再見面,但我們會用心記住你!me too

身處異鄉

紐西蘭的天氣,四季分明,我在八月二日到達紐西蘭,那時正好是冬天,完全跟台灣相反的天氣。我永遠記得,我要搭上國內線班機時,在樓梯上想到的一句話,礙於尺度,這段話必須完全消音,我只能告訴你們,真的,很冷!! 是我身體太虛嗎? 這不太可能,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跟醫生聊天了,而且要一個16 歲的青少年承認自己虛有技術上的困難,更有心理上的障礙,(事實上,男人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說服自己身體不是那~~麼的神勇,而且,基本上,能成功說服自己的,相信不到一成 ~笑!)當時我只是笨了一點,明明知道是冬天,我卻穿著一件短袖、一件透氣長褲、連一件外套有沒有(這其實不能怪我,台灣當天是37度的高溫,評估過後,我寧願去紐西蘭感冒,也不要在台灣穿著冬天的衣服中暑,只是評估的時候漏算了起碼要帶件外套這項….)。在兩個禮拜後,開始雨季,不要以為換季了喔!冷還是一樣冷,只是多了很厲害的雨水而已。為什麼說他很厲害!因為,每天早上,我一出門就開始下,到了學校就沒了,當時偏激一點的時候會想:這個國家不錯喔,排華排的滿利害的,種族歧視沒一個限度,甚至到了春天時,會有下冰塊,….我被打過兩次…都是在換教室時,路上的同學們都閃到一邊,只有我呆呆的給冰塊砸,我只能再次把我火大迸出的話消音,然後告訴你,大顆的冰塊,真的很痛!

紐西蘭的所有活動都在夏天展開,像是農場開始開工,商業展覽等的活動,而活動的舉行就在郊區用一大塊空地讓各行各業展示今年的新舊商品,不消說,裡面一定有綿羊來幫助推銷綿羊的周邊產品,還有現場剪羊毛的活動;另外,除了滿地的店家之外,我竟然還看到摩天輪、旋轉木馬,等大型遊樂器材,聽說是特地搬到這裡的,但我真的沒有勇氣坐上去(那看起來就很危險…而且竟然是組裝式的…從來沒看過連聽都沒聽過…我怎麼敢作!)。為期十四天的活動,象徵著忙碌的開始,充滿活力的季節已經來到。不知道是這樣的氣氛感染,還是生活有點無聊,我竟然拉著我同學,三個人騎了二十公里的路到隔壁的城市,就因為那裡有華人店,買的到平常再台灣吃的零食,甚至還有滿漢大餐、味味A、還有一些台灣買不到的,像是日本.韓國或大陸東西,但是,價錢貴的讓我有點後悔。你想想看,一包五十塊的乖乖你買的下去嗎?一碗一百元的泡麵你捨得吃嗎?我,全買了!….沒辦法,車也騎了、累也累了,不買實在對不起自己那雙蘿蔔腿。紐西蘭的銀行卡可以像信用卡一樣,直接刷,從銀行扣款,這讓我又愛又恨的功能,總算在這時讓我心臟多活幾年份了,不然,直接拿現金付款,我會過意不去(花的是媽媽的錢,當然,孝順的我還是會手軟的= =)。很特別的經驗,特別貴的經驗。在紐西蘭,天天都有一些特別的事,剛到的那幾天,讚嘆這裡的星空,用奇觀來形容,對台北人來說,一點也不為過。這裡的月亮用閃耀來說,你可能會比較清楚。這裡的房子每一間都很大,大到你會覺得裡面都住千萬富翁,住了一陣子以後,開始覺得,這裡的人,都有著悠閒的本能,相較於台北的忙碌,我喜歡這種不可思議。在離開的日子快來臨前,我想著這一些特別,最特別的,就是我!我從面對這些特別,到融入這些特別,只花了幾個月,我甚至有種{我應該是屬於紐西蘭的},這樣的想法!我相信,不論我今後了世界的那一個角落,對於紐西蘭,我都是想念的。畢竟,那是一個特別 特別的地方 對我….星空沒有人跟我一起分享,是孤獨的。但,連那一份孤獨,我都覺得很特別,神奇吧!所以,我會想念那裡的,特別的---特別的----

我的家

在一個無依無靠的地方,home stay就是我得到溫暖的地方。家裡的媽媽是一個果園的監工,她很熱心、很開朗、很會生活、很有自己的一套。雖然是單親媽媽,但是家裡這個小妹妹可是聰明的很,才兩歲卻什麼都聽的懂,有個性到我完全把她當大人一樣看待。舉個例子來說,紐西蘭的小孩,大都不喜歡穿鞋(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很想知道原因?),我這個天才的小妹,精力十足,前院後院的到處跑。本來我在看電視笑的正高興,突然聽見一聲像是警報器一樣的哭聲…心理喊一聲"慘"!一定又在搞什麼飛機了!到門外一看,請相信你眼下看到的文字,並想像一下畫面,一個兩歲大的小女孩,踩到了碎掉的玻璃之類的東西,腳底紅通通的都是血,媽媽在一旁笑的非常誇張,看到我出來,還叫我一起來看。我當時不知道在想什麼,我竟然沒有去幫她處理傷口,就站在那想看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小妹哭累了,就坐在地上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腳下面,這時候媽媽才上去用紙巾把髒血擦掉,並帶她去洗腳,這下她就會知道該穿鞋了。媽媽說,她在哭的當下很激動會亂動尖叫之類的,搞不好會把傷口弄糟,不如等她自己安靜下來再去處裡,反正知道傷口不是很嚴重,在旁邊看看小孩鬧脾氣也滿有趣的(我傻眼…因為她講的,我很能接受,也很不能接受。在台灣,這種情形,中的了樂透都不一定看的見!台灣的家長,對於教育小孩的態度,相較之下,我覺得有點愚蠢)。媽媽就是這樣,很開朗。記得剛到的時候,跟她坐在廚房椅子上聊天,聊聊文化,談談食物,說說住的地方,當然我是使用很中文的英文。
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我該如何跟這個新朋友相處(我一直都把她當朋友,而不是媽媽,我想這樣,我們之間的距離,會近一些)。

因為媽媽的工作是農場監工,所以必須照顧手下的工人,家裡就隨時充滿著不同地方來的人,他們大多是來做短期的打工的,他們的計畫是:在水果的收成季節,賺些錢,等到季節結束,他們就用這些錢當作旅費,到處去玩。常常在客廳就聽到很多不一樣的語言,有法語、德文、捷克語、俄文、西班牙文(一點也不誇張喔!)。媽媽說,前年也接過日本和中國來的人(人多的時候,我完全記不住誰從哪來的,誰又叫什麼名子),其中以捷克共合國的人最多(因為媽媽的前夫是捷克人,她自己是庫克島人,我有一陣子懷疑我到底是不是在紐西蘭 笑~"~)。在我快回國的前幾個月,來了一對中國夫婦,從東北來的,他們完全不會英文,我就當起了小小翻譯官。他們甚至在搬進來的當天自己包水餃來給我們吃(東北人,真不蓋的,一個禮拜包一次的餃子,那個熟練度之高明,我都很想告訴他們,直接跟我回台灣投奔自由,他們只要光賣餃子,就比這裡好賺了!不過為了活著見鄉親父老,這話我還是沒說出來)。跟外國人吃餃子的狀況,我只能說,很好笑!他們的食量都不小,因為工作量大,但是,在吃水餃的時候,卻只吃幾個就受不了了。有時候,我請媽媽帶我到華人店(老是騎腳踏車也不是辦法),我也推薦她一些好吃的點心,她特愛蛋捲跟肉鬆,前前後後總共買了5罐,消耗的速度超乎想像!

我出國前,曾經想過,住在別人家裡應該會很不自在吧?!要是溝通不良怎麼辦?!後來發現,類似的這些問題,根本是庸人自擾!有人就跟我說,溝通不良,你也要先溝通了再說啊!不要自己想著人家可能會預設的立場,而且,你要相信,她肯接待你就應該有把你當作自己人的準備,接待一個外國學生,考驗不只在學生身上,接待的對方也是,完全都是相對的,要是真的有很大的問題或是誤會,都會有人跟你一起解決,真的,我發現很多問題都是自己空想的。我在面對家裡這麼多複雜人口的情形下,我依然是逍遙自在,完全把那裡當自己家,他們也很高興我住的很自在。在那個可愛的家裡,很多可愛的事,在出國前我是獨生子,回國後我多了一個小妹妹,她很獨立,很聰明很有想法,不喜歡的衣服死都不肯穿上去,不喜歡綁的頭髮,就是要把它弄亂,門外,種著番茄,她竟然知道怎麼分辨那顆是甜的;我也多了一個媽媽,她很有方向,很會生活,很有兩下子,教給我很多,也讓我成長了很多。我們從沒吵過架,因為我們都知道溝通,很令我敬佩的,Debbie,很高興認識你!

下一步

在南方的生活是悠閒的,我笑稱自己在那裡老了十歲左右,多了很多時間給自己,想想現在,想想未來。出國前,有人覺得我會變一個人回來,我信心滿滿的告訴他,不管怎麼變,我永遠是我,真的說,會改變,只能說我變厲害了!!在另一個地方,我融入了另一個文化,發現了紐西蘭的自己,我覺得他,很勇敢、很有自信、很有自己的樣子,跟在台灣的我有點像。但是,紐西蘭的那個人不只兩把刷子,於是,我把他綁架回來,跟他好好的學習,以後我還會成長,當我超越了紐西蘭,我就不只是台灣的王詠生了!跨足世界的我,踏出下一步時,也許不知道方向該往那裡走?我卻有自信走到, 我要去的地方!!

  
        再來一張 太美了                                                          在家裡拍ㄉ 每天都這麼漂亮ㄋ

  
          我可愛ㄉ貓                                                                 我只能說她很熱 因為當時是夏天.. 

   
              注意唷 各位觀眾 這是全世界                                   看到這些奇怪的東西了嗎
              第一個高空彈跳ㄉ地方ㄋ                                         這叫裝置藝術 本市才有ㄉ唷

    
               海格利公園裡的游河 可以租船來划                          真的很喜歡歐式建築

   
               紐西蘭的第一所大學 真的很漂亮                            督城最有名的大教堂

   
                       童話中的薑餅屋                                        開心哪 有水餃ㄋ 東北大嬸包ㄉ唷  口味一流

   
             傳說中像薑餅屋一樣的火車站                                 遊覽車上發現了正在換牧場的羊咩咩

   
                         漢斯丁市中心地標                                                      騎羊咩咩

   
                           鐵軌就直接穿過水池                                                宏偉的教堂
                          真ㄉ有火車會經過的唷            

                                    

 
 
美國ASSE台灣代表 遠景安國際教育交流顧問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BF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台北市基隆路二段13號5樓 │電話:02-27294656 │傳真:02-27294551│ email:bf@bfi.com.tw
遠景安入口網美國大學空檔Gap Year專案國際高中交換學生國際安親天使au pair專案國際打工企業實習專案留學遊學語文進修美國F1高中留學專案